2018年3月

2月举行的北约国防部长会议决定新组建两个司令部,并成立“网络行动中心”——北约指挥结构扩容的背后

资料提供:陈雅东 制图:王锡圣资料提供:陈雅东 制图:王锡圣

“当世界发生变化时,北约为了自身的生存,必须在战略和体制层面做出调整与改变。”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的话,一定程度上道出了观察北约发展演变的“门道”。

冷战时期,北约最多时拥有65个司令部,到冷战结束时还有33个,工作人员约2.2万人。苏联解体后,北约也开启了压缩指挥机构的历程。经过1991年、1998年、2010年三轮改革,各类司令部数量已压缩到7个,约7000名工作人员。机构变小了,然而其在伊拉克战争、俄格战争以及乌克兰危机上“拖泥带水”“相对疲软”的表现,令不少北约的欧洲成员国对其能否承担“集体防御”的责任产生怀疑。

这种背景下,上月举行的北约国防部长会议决定,新组建“大西洋联合司令部”和“后勤、机动与支援保障司令部”,成立“网络行动中心”,提出要对指挥结构进行现代化改造。这是冷战结束以来北约指挥机构首次扩容,意在重振昔日雄风、提升成员国士气。北约此次指挥结构改革,可从历史、现实和未来三重维度进行考察分析。

着眼遏制俄罗斯

—继续充当美国马前卒

北约的战略目标是“加紧跨大西洋两岸(美洲和欧洲)的纽带联系,在欧洲建立和打造一个有利于西方的国际秩序”。这是北约发展演变的逻辑起点。美国是北约的最大“股东”,北约的发展必须依据美国安全利益和战略进行调整,其根本目的,是维持美国的全球利益。回顾北约的历次指挥结构改革,无不是对美国战略调整的“回应”与“跟随”,以确保西方的战略利益。

从历史看,北约的7份战略构想均带有美国战略的影子。北约1949年发布的第一份战略构想,是在“杜鲁门主义”的背景下产生的,目的是团结北约国家力量,在同盟国内部达成集体防卫的安排,这奠定了北约初始指挥结构的理论框架。第二份战略构想基本上是第一份战略构想的翻版。第三份和第四份战略构想,主要是受艾森豪威尔政府“新面貌”政策的影响,给北约核战略和指挥体制打上了“大规模报复战略”和“灵活反应战略”的标记。冷战结束后出台的3份战略构想,则在美国安全战略的“辐射”之下,采取“合作安全”的方式,不断壮大同盟国和伙伴国的“朋友圈”,试图把更多欧洲国家牢牢捆上“北约战车”。

具体到当前,美国对于北约的战略要求,一是要回归“大国竞争”轨道,继续加强对俄罗斯的围堵与遏制;二是要求欧洲承担更多防卫责任的同时,遏制欧洲国家联合发展自主防务的倾向。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前,曾发表过“北约过时论”的观点,一度引起北约内部的“生存忧虑”。随着事态的发展,美国重新调整其在欧洲的安全战略。美国新版的《国防战略》,指责俄罗斯“侵犯了周边国家边界,并寻求对邻国经济、外交和安全决策的否决权”。与此同时,美国去年在欧洲新增了一个重型装甲旅的部署,这是美国自2013年以来第一次增兵欧洲,昭示其重回“大国竞争”的轨道。

作为美国的“欧洲战队”,北约势必在战略上与美国全球战略相协调,继续对俄保持威慑态势。无论是大西洋联合司令部,还是后勤、机动和支援保障司令部,都有应对和遏制俄罗斯的意图。此次会议上,各国防长同意调整北约的陆军指挥部门,以加强北约欧洲成员国的协调及快速反应能力。在战役战术层面,这有助于加强欧洲东部4个战斗群和8个小型司令部(一体化部队)与驻欧美军的情报沟通,确保遇有情况能够快速反应。

着眼维持战略优势

—不断解决现实难题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此次会议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改进后的北约指挥结构将更加侧重海上安全,后勤、机动和网络防御。此次北约对作战指挥结构进行扩容,主要想解决北约在几个领域面临的现实难题,尽快补齐短板。

新建大西洋联合司令部,应对大西洋海域的现实威胁,确保北美和欧洲之间的海上通道安全。在北约看来,近年来俄罗斯在大西洋和地中海的海上活动日益频繁,形成对欧洲安全的“战略挤压”,如果不能有效应对,未来北约将丧失对俄的“战略优势”。英国国防参谋长皮奇警告说,“俄罗斯未来可能在冲突时切断大西洋海底电缆,严重危及北约国家的网络安全”。去年,加拿大军队一个战斗群远程奔袭7000余公里,由本土机动至拉脱维亚。在西方看来,如不能把大西洋航道安全掌握在自己手中,往返于北美与欧洲的部队就会面临极大的风险和挑战。

新建后勤、机动和支援保障司令部,就是要通过密切各国政府和私营企业的协调,改善盟国基础设施,提高北约部队的机动能力。近年来,北约多次举行“军刀出击”“波罗的海行动”“铁狼”和“蟒蛇”等系列军事演习,尽管演练背景、课题和方法各有不同,但都暴露出远程跨国机动的短板。北约那不勒斯联合司令部副司令阿兰·贝尔中将说,“跨区机动是未来实施有效威慑的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去年5月,北约在罗马尼亚举行了“诺布尔跳跃”的检验性演习,来自北约9个国家的4000名士兵,采取空中、铁路和公路三种机动方式,实际检验各类重型装备的跨国机动能力。

成立“网络行动中心”,以应对日益严重的网络安全挑战与混合威胁。近年来,北约遭受的网络攻击事件日益增多。2015年,北约平均每月处理近300起网络事件,2016年,这一数字增加到500余起。2017年5月份“勒索”病毒的爆发,导致全球150个国家的近10万个机构陷入停顿状态。北约于2017年组建了网络快速反应小组,把网络防御定位为应对混合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成立“网络行动中心”,并将之作为搭建北约新型指挥结构框架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确保将网络攻防纳入各级司令部的规划与行动,提高应对混合威胁的能力。

着眼改造指挥结构

—主动应对多元威胁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曾表示:“北约拥有对任何威胁做出迅速反应的能力,但这完全取决于高效而灵活的指挥结构。”此次北约国防部长会议明确提出,北约需要对指挥结构进行现代化改造,确保在合适的时间、地点,能够部署适当的人员和武器装备。这是北约首次将“现代化”作为指挥结构改革的要旨,也是区别于以往指挥体制调整的一个突出标志。

指挥结构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能够应对多元安全威胁。斯托尔滕贝格曾把北约的发展归纳为“三个时代”。第一个时代,是从1949年北约成立到1989年柏林墙倒塌。北约主要围绕如何威慑苏联,确立了单一制的“大战型”与“威慑型”的指挥结构;第二个时代,是从冷战结束到2014年乌克兰危机。这一时期,北约的指挥结构从单纯的集体防御逐步转向能够适应超越边界的“冲突管理型”;第三个时代,是从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至今。在第三个时代北约既要强化对俄罗斯威慑,加强集体防御和危机管理,也要巩固超越边界的安全稳定,打击欧洲南部、中东和北非的恐怖主义势力。有鉴于此,北约指挥结构正向兼备“威慑型”“冲突管理型”“反恐型”三种功能的“混合型”模式转变。

与此同时,随着高新科技的发展,特别是人工智能、机器学习、量子计算、3D打印等新技术快速进入国防领域,给北约提供了指挥结构现代化的契机。

负责拟制“新指挥结构大纲”的盟军转型司令部司令丹尼斯·莫西尔空军上将,曾多次率工作小组访问“硅谷”、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谷歌创新园区和国防创新重点实验室等,与不同专业的科学家、工程师进行对话和研讨,以探索应对未来挑战的体制框架方案。这不仅将使北约即将成立的两个司令部和“网络行动中心”具有前瞻性,也有助于确保“集体威慑与防御”的可靠性和可信性。比如,如何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及时掌握保障资源、实现快速精确保障,将是后勤、机动和支援保障司令部成立后面临的主要课题。

北约未来能在多大程度上推进此轮指挥结构调整,使“新指挥结构大纲”落地生根,而这又会把北约与欧洲的未来安全引向何方,仍有待观察。(陈雅东)

原标题:杭州楼市调控“加码” 将采取商品住房销售摇号制度

中新网杭州3月28日电(张斌)28日,杭州市住房保障与房产管理局发布消息称,杭州将采取商品住房销售公开摇号全程公证制度,具体办法将于近期公布。

28日,杭州市住房保障与房产管理局发布消息称,杭州将采取商品住房销售公开摇号全程公证制度,具体办法将于近期公布。 张斌 摄 28日,杭州市住房保障与房产管理局发布消息称,杭州将采取商品住房销售公开摇号全程公证制度,具体办法将于近期公布。 张斌 摄

消息陈,针对近期商品住房市场出现的炒卖房号、捆绑搭售等违规行为,杭州有关部门正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对涉嫌企业个人进行约谈调查,从严打击各类违规行为。同时,杭州将采取公开摇号全程公证的方式,以切实规范市场销售行为,维护市场秩序,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具体办法将于近期公布。

据悉,随着商品住房销售公开摇号全程公证制度“呼之欲出”,杭州也将成为继上海、南京等地之后,又一采取商住房销售摇号制度的城市。

2017年3月,杭州市出台《关于进一步调整住房限购措施的通知》,扩大限购实施范围、升级非本地户籍居民限购措施、增设本地户籍居民家庭限购措施。

数据显示,2017年,杭州外地购房者占比为近三年来最低。2017年全年外地购房者在杭置业的总套数占杭州市区新建商品住房成交总套数的比例为14.4%,低于2015年19.5%和2016年33.8%的水平。2017年在杭州市区购买新建商品住房的购房者中,约59%的购房者为首次购房,二手房刚需户型成交面积占比最大,为22.3%。

原标题:欢迎回家!韩国向中方移交20具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

[环球网快讯]韩军28日将20具在韩国境内发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移交给中方。

韩联社尔3月28日报道,韩国国防部当天表示,移交仪式于上午10点(北京时间9点)在仁川国际机场举行,韩国国防部长官宋永武和中国民政部副部长高晓兵出席仪式。韩方将装有遗骸的棺椁移交中方,中方将其覆盖上五星红旗后运上飞机。

根据国际法并本着人道主义精神,韩国自2014年起每年在清明节前夕向中方移交志愿军遗骸。此次是第五次举行移交仪式,至今共移交589具遗骸。

韩国防长出席移交仪式尚属首次。韩国国防部表示,宋永武长官亲自主持交接仪式是为释放韩中两国面向未来改善双边关系的积极信号,同时高度评价中国民政部过去5年为接收遗骸所付出的努力。

报道称,今后韩方将继续送还志愿军遗骸,为发展两国关系而努力。(赵衍龙)

原标题:咪蒙、知乎CEO、搜狗CEO。。。。。。这些网络大咖在统战部的研讨班上说了啥?

当一些网络大咖出现在中央统战部的研讨班上的时候,他们会讲些什么?

3月18日至24日,中央统战部第二期网络人士理论研讨班在北京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52名网络代表人士参加了学习交流。

值得注意的是,这52名代表或为网络舆论场上的“大V”,或为网络科技公司的负责人,包括搜狗CEO王小川、知乎CEO周源、网络作家“跳舞”、“天蚕土豆”、微博博主“@陆琪”、微信公众号“咪蒙”的创始人马凌等知名人士,都参加了这个研讨班。

这个网络人士理论研讨班开始于去年,今年是第二次举办。去年的研讨班在6月19日至23日于重庆举行,聚集了新媒体企业负责人、网络作家和网络“大V”中的优秀代表人士。

“海运仓内参”(ID:hycplb)注意到,在这次研讨班之前半年,2017年2月23日至24日,全国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统战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而在2016年7月,新媒体中的代表人士被明确列入统战对象,是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统战工作的重点对象。

在首届研讨班上,有参与者表示:“学习研讨帮我深化了对统一战线工作的理解,凝聚人心、汇聚力量,最终目的是促进国家强大,促进经济繁荣。网络人士要积极发挥好‘新战斗堡垒、新参谋职责、新帮手服务、新传播阵营’的‘四新作用’,紧紧团结在党中央的周围,为国家繁荣昌盛而努力!”

而今年这次研讨班,是中央统战部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门针对网络代表人士举办的理论研讨班,旨在引导网络代表人士把握新时代发展契机,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积极弘扬主旋律,培育网络思维新动能,推动网络强国新发展。

在研讨会上,北京市政协委员、知乎CEO周源表示:“作为新时代的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不论我们在行业中取得了多少成绩、社会影响多么广泛,都应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以人民群众认可为根本从业准则,坚持长远发展战略,增强社会责任意识,为营造清朗网络空间贡献更大的力量。”

“咪蒙”(本名马凌)表示:“在公众号的运营中我们应注重体现产品思维和用户导向,尊重用户才能赢得用户,要努力唤醒人民听故事的天性,尽可能让人民参与进来,要深入了解真实发生在身边的正能量事件,用10万+的方法论,去讲述好中国故事,去激发民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武汉市政协委员、斗鱼联席CEO张文明表示:“新时代为我们营造了更大的发展空间,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不能将发展目标定格在单纯追求更多的新技术、创造更多的新产品、赢得更大的市场份额,而是要运用自己的力量,整合已有的、正在开拓的资源,把握住正确发展方向,为国家的转型发展贡献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网络作家的声音也得到了统战工作的重视。比如,中国作协会员、网络作家“何常在”(本名崔浩)表示:“新时代的网络作家已经接下了意识形态传播的接力棒,要树立阵地意识,塑造好有正确价值观和家国理想的主人公,用这样的作品去引导读者,消除负面声音,我希望更多的网络作家能够加入到这个行列中,共同推动中国文化大繁荣。”

这次研讨班,学员们都去了哪些地方参观学习呢?据统战部发布的消息,研讨班安排学员到河北省平山县中共中央旧址、李家庄中央统战部旧址、西柏坡陈列馆等红色教育基地,接受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而且,还安排学员走进正定古城,感受正定美丽乡村建设和传统文化保护所取得的成就。